当前位置: 详情

张同学回家记

发布时间:2019-02-22

风过未必无痕 成长心理研究院 昨天

转载自公众号:风过未必无痕


上周一的晚上,我跟徐大夫正吃着饭,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


“我们学校要求有一个表格需要回一中盖章,不然,我趁着周末请假回去一趟?


那会手机正设置在免提状态放在桌子上的,徐大夫一听儿子说打算回来,一把从桌子上抓起手机,放在嘴边狂呼:


“回来!回来!周五就请假,我们去接你!


儿子那边可能也就是随便一说,但听到他妈如此热烈地回应,也瞬间被点燃了激情。


“好,我这就去请假!


挂了电话,徐大夫放下吃了一半的煎饼,一头扎进了儿子的房间。


我被她的行为弄得一脸蒙圈:“你干嘛去?


房间传来她兴奋而又激动的声音:“儿子就要回来了,我得把他的房间收拾收拾!


我过去把她拖出来,摁在沙发上,把手指摊开放到她的眼前问:这是几?


“五啊,奏什么?


“儿子还有五天才能回来,不是今晚!


“噢。


听我说完,徐大夫眼里的兴奋稍微退却些,悻悻地起身,回到餐桌坐下吃那半个煎饼去了。


刚吃了一口,只见她迅速起身,闪身又进了儿子的房间:


“那我先把他的换洗衣服找找!


-----神经病。


过了一会,儿子来电话,说周五的假已经满员了,要请只能请周六晚上的,也就是说,他周六回来周日回去,只能在家住一个晚上。


徐大夫听了虽稍感失落,但依然兴奋,一晚一晚吧,总比不来强。


01

人生有很多的第一次,有很多的第一次感觉奇妙,所以奇妙,是因为后来虽历经无数次,却再没有第一次的那种感觉。


那种感觉只此一次,不可复制。


比如第一次离家后的回家。


记得我当兵时第一次回家探亲,是我当兵一年半后的一天,时间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1995年4月6日。


那是个春光明媚的早晨,那天,刚刚吃过早饭,我跟振华被班长叫到队部,对我们说,你们两个被批准可以回家探亲了。


多年以后,我仍然回忆不起当时我跟振华是怎么回的宿舍,怎么通知的家里,怎么去的火车站,怎么上的火车,那所有的一切,都如同在梦幻一般,只记得在火车上,我们还互掐对方,以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此后数年,虽跟家人有过多次分别重逢,但第一次回家的那种兴奋激动,却再也找不到了。


所以,我理解儿子上大学后第一次回家的这种心情,虽然,他只是离开了仅仅三个多月的时间。


其实比他更激动的,是我跟他的妈妈。


02


星期二,距离张同学回家还有四天。


徐大夫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用过年打扫卫生的高度,把家里从里到外收拾了一遍。


星期三,距离张同学回家还有三天。


徐大夫到商场为张同学选购衣服。


星期四,距离张同学回家还有两天。


徐大夫再次去商场选购衣服,并要求我陪同,替儿子试穿。


当天还采购了各种好吃的一宗。


星期五,距离张同学回家还有一天。


早晨不到六点,徐大夫就已经起床,去场上购买五花肉以制作儿子爱吃的红烧肉,所以没到周六买,是以防万一第二天买不到。


并继续打扫卫生。


星期六,张同学回来当天。


那天的安排是张同学坐八点的客车到临沂,大约十一点半由外甥女从临沂接回。


不到六点,徐大夫再次早早起床,去商场杀鸡并采购各种蔬菜一宗。


那晚她三点不到就醒了。


据我所知,在徐大夫的睡眠史上,只有两次失眠,一次是张同学高考,再有,就是这次。


八点开始,各种忙碌,准备午饭。


十一点半,外甥女发来信息,称已经接到张同学。


十二点半,张同学到家。


吃过午饭,在我跟徐大夫的陪同下,张同学看望了他的奶奶和姥姥姥爷,并受到了他们的亲切接见和热烈欢迎。


晚上,应他三姑的邀请,张同学参加了特地为他举行的欢迎晚宴,期间,张同学终于吃到了他垂涎已久的火锅,并独自吃掉了四盘羊肉一盘虾滑一盘籽乌及蔬菜若干。


之后,张同学向他三姑表示了感谢,并表示,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火锅了。

晚上八时许,张同学结束了一天的活动回到了家中,在家里,张先生同张同学进行了座谈,座谈在热烈友好的气氛中进行,张先生仔细询问了张同学在学校的训练和学习情况,并就相关的问题谈了自己的要求和看法,最后,他语重心长地对张同学说:


-------作为第一批00后大学生,你们一定要肩负起建设国家的重任,好好学习,加强训练,为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而努力奋斗!


张同学听后愉快地表示,你说的从小到大我听得够够的了,我好不容易回家一次你还是让我清静清静吧。


张先生听后表示无语并让张同学自己看着办。


座谈时徐大夫在座,她就她关心的张同学身体生活等方面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并对张同学在校期间的一日三餐及休息娱乐等细节做了详细的安排,最后,她还对关于大学期间的恋爱问题谈自己的看法,她说:


大学期间还是应该以学业为主,如果实在碰到像你妈这样优秀的女孩,也可以适当地谈一谈。


张同学听后用手捂脸良久后无奈地表示,他现在的主要兴趣还在玩具和动画片上,暂时不考虑恋爱的问题,如果非得妈妈那样的才可以谈,那还是考虑单身吧。


张先生听后对张同学的恋爱观大加赞赏并表示欣慰。


座谈在友好的气氛中落下了帷幕。


会后,张先生徐大夫又就其他一些不放心的问题到张同学的床前对张同学进行了询问,针对他们无休止的唠叨和骚扰,张同学表示了强烈的谴责和抗议,并愤慨地表示,自己作为一个人格独立的成年人,不接受任何外来势力的侵扰和指手划脚。


针对张同学的挑衅行为,徐大夫进行了义正词严的驳斥,她说:


------你看你烧包的,多大的屁孩还独立,上了几天大学你还了不敌了!木张!


------你个小憋崽子!


03


星期天,张同学回来第二天。


早晨六点,我被徐大夫喊起来:“快去给儿子买糁去!


八点了,张同学还没起床。


我去叫了一声:“该起了啊。"


八点十五,张同学还没起。


徐大夫又去叫了一声:"快起来吃饭了!"


又过了一会,他还是没有起床的意思。


这时,我就隐隐觉得家里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以我多年的经验,徐大夫的怒气正在积聚,她跟张同学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果然,三分钟后,家里传来徐大夫的怒吼:"起来!"


一分钟后,张同学乖乖地起来了。


看来,挨了这么多年的骂不是白骂的。


吃完早饭,张同学去摆弄他刚买的玩具。


一个什么鬼怪的模型,花了好几百在网上买的,从回来后只要有空就捧在手里看啊看啊,摆在书桌上看,在阳台上对着太阳看。


对徐大夫的谆谆教导充耳不闻。


如果不是他第一次回来,徐大夫早就怒了。


但就算这样,徐大夫还是忍无可忍了:------龙飞。,你能不能别看你那玩具了?


一会,不玩玩具了,有开始看手机。


-------“龙飞!你能不能别老是看手机!


-------‘龙飞,你能不能收拾收拾你的东西!



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上午,那所有的场景都似曾相识,我仿佛又回到了张同学高考之前的日子,在那个时候,这样的故事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一方无休止的催促,一方无原则的拖延,一方不间断的唠叨,一方有意识的装聋。


那时的家里,时而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时而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而徐大夫在慈母和女巫之间,转换轻松,收放自如。


中午在他姥姥家吃饭,接到四姐电话,说外甥女下午有事不回临沂,那本来说好的让外甥女捎张同学去临沂车站的计划就只能作罢。


徐大夫问张同学:“下午几点的车?


“三点。


“还有更早的吗?


“有一点四十五的。


“好,现在就走,送你去车站,赶一点四十五的车。


我抬头看了看表,不到十二点。


张同学还打算再吃块红烧肉,被徐大夫一把夺下筷子:


“别吃了,急乎地!


一刻也没耽误,准备,上车,一个半小时到了临沂车站。


临送张同学上车,徐大夫问他说:


“元旦假期几天?


“三天。


“那别回来了,在学校里欢度新年吧。


“俺不,俺还得回来玩玩具。


徐大夫一扭头走了。


上了车,徐大夫如释重负地对我说:


“一天,只能一天,两天就够够的了!


我摁了两声喇叭,表示非常理解,完全支持。


然后,我们就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End-